第2890章 她还活着

蓝海博言情屋 www.ifoodsafe.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夜殇,凤女真的在里面吗?你该不会是故弄玄虚,是在骗我的吧?”蓝草抓着夜殇的手急切问道,其实,直到现在她都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生母还活着,而且还被夜殇找到了。

    以她对夜殇的了解,他做什么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他视自己的生母为害死他父母的仇人,那么他现在找到凤女了,他要怎么处置凤女呢?

    听到夜殇质疑,夜殇眯起了眼,“你是在替凤女担心吗?担心她会死在我手里?”

    蓝草对上他冷冽的目光,很直接的问,“你说我父母是你的仇人,如果你找到了他们,你真的会让他们死吗?”

    “死?”夜殇嘲弄的勾起了唇角,鄙夷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我还会用那些过时的报复手段来对付仇人吗?想要报复仇人,多的是让仇人不痛快的办法,何必让仇人一死了之这么痛快呢?”

    “你……”眼前男人嘴角那一抹嘲弄的笑意让蓝草不寒而栗。

    她终于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叫魔兽了,因为他狠戾起来,比魔鬼还可怕。

    就在蓝草发愣的时候,夜殇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蛋转向玻璃墙方向,“女人,你看里面,你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有什么感觉?”

    被他这么一说,蓝草定睛一看,透过玻璃墙,刚才还空荡荡的房间突然多出了一张病床,以及一些医疗器械,好几个穿着防护服的人把病床团团围住,葛柒,伯恩,塞恩斯也在其中。

    从蓝草这个角度看过去,还是可以看到病床上那个女人的脸的,只不过距离太远,她看不清楚罢了。

    “抬头,屏幕上有她长相的特写。”夜殇的手指轻轻一推,就捏着她下巴把她的脸蛋抬了起来。

    蓝草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像个木偶一样被他操控着,于是不悦的拍开他的手。

    对此,夜殇耸耸肩,双手抱胸的站在一旁,深邃的目光透过玻璃墙盯着房间里发生的一举一动。

    也许是为了给蓝草看清楚病房里的女人的长相,屏幕的画面一直定格在那个女人特写的脸庞。

    之前,蓝草在凤姨那里见到很多凤女的照片,不过都是凤女年轻时候的照,每张照片里的凤女给人的气质很是婉约,用古时候的话来说,就是大家闺秀的气质,鹅蛋脸上镶着两个深深的酒窝,笑容浅浅,很是温柔,让蓝草只是看到了照片,就似乎能感受到凤女是在看着她在笑。

    此时,凤女就躺在跟自己一墙之隔的房间里,而屏幕里也展示着她此刻在病房里的样子,除了凤女闭着眼睛,脸上没有笑容之外,蓝草看到的女人的脸部轮廓跟她之前在照片上看到的年轻的凤女是一样的,只不过,屏幕上的这张脸比照片上的凤女要多了几分沧桑的衰老。显示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怎样,第一次看到你是生母,你有什么感觉?”夜殇似笑非笑的问。

    蓝草闭了闭眼,将目光从屏幕上移开,掠过眼前男人那张欠揍的脸,直接透过玻璃窗看着病房里的众人。

    葛柒他们围着病床,盯着仪器里的数据在讨论着什么,他们看起来意见不合,各持己见,氛围有些僵……

    蓝草扭头,冲着夜殇就问,“凤女这是生了生病,为什么连葛柒他们都被你叫来给她治病了?是很重,很难治好的病吗?还有,你是怎么找到她的,你找到她的时候,她是清醒的,还是就已经病成这样了……”

    夜殇抬了抬手,示意她停下来,“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要我怎么回答你?”

    “那你就一个个问题回答,关于凤女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啧啧,你这是在命令我吗?”夜殇挑着眉看她。

    “夜殇,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废话,冯女是我的生母,有关她的一切,我必须知道,而你,有责任告诉我。”

    “我有责任告诉你?”夜殇冷冷一笑,“女人,看看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态度,我帮你找到了你的生母,你看我的目光却带着质疑,好像我找到你生母的动机不单纯。”

    蓝草仰着脸望他,冷冷的回怼,“那你敢说,你费尽心思的寻找我的父母,真的是在帮我吗?”

    “我当然不是在帮你。”夜殇看着她嗤笑了一声,道,“别忘了,我父母当年的死可是你的父母一手造成的,鉴于此,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是带着不纯的目的去寻找凤女的?我找到了失踪快二十年的凤女,你的生母,你是不是应该带着诚意感谢我,而不是在这里质疑我的动机不单纯?”

    “……”蓝草咬着唇说不出话回怼他,于是扭头盯着玻璃墙那边的房间看。

    葛柒他们对凤女病情的政论似乎是有了共识,其中一个医护人员举着针筒往病人的额头注射……

    蓝草的心一下绷紧,他们为什么要往凤女的额头注射?注射的是什么药剂?

    就在她想看清楚一些的时候,眼前透明的玻璃墙一下变得模糊,无法看清楚对面房间里的一切,紧接着,布帘缓缓的掩盖了这堵玻璃墙……

    蓝草扭头,看到夜殇手里拿着遥控器,她赶紧伸手去抢,后者把手一抬,她就抢了个空,身体重心不稳,一下就扑到了对方的怀里。

    夜殇的大手稳稳的扶住了她,“都说让你见了凤女不要太激动了,看看你,动不动就晕倒,你这身体怎么变得这么弱了?”

    “大哥,你不该这么说小嫂子的,你明知道她是被你吓的,为什么还要怪她身体弱呢?别忘了,她刚给你生完孩子,身体能不弱吗?”褪去一身防护服的葛柒走了进来,笑吟吟的望着他们。

    夜殇一把推开夜殇跑向他,“葛柒,我刚才看到了,那个病人是凤女,是我的生母,对吧?”

    葛柒微笑的看着她,“小嫂子,你别着急,这个病人虽然酷似凤女,但她的身份我们还没有确定,还是等我们确定了之后再说吧。”

    “要怎么确定她的身份?难不成我和她做亲子鉴定?”

    “是的,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