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劝降

    俄军打出白旗,马龙潭命令炮兵停止炮击,并电令飞艇停止轰炸,骑兵部队包围城镇,谢文东少将向前接受俄军的投降。

    所有的雇佣军和守备军官兵对轻松获胜非常高兴,美中不足的是俄军的战斗力太弱了,还没打过瘾战斗就结束了。

    马龙潭非常高兴,可以为他的退役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谢文东更加高兴,这是他人生中最荣耀的事情了,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竟然由他接受俄军的投降,他命令参谋官多给他拍几张照片,作为他们家的传家宝;在此后的几天内他的嘴高兴的都没有闭上过,连睡觉都会高兴的流哈喇子,。

    在马龙潭中将指挥部队围歼突围双城子突围俄军的时候,王大军命令守备军第一军第1师师长邵兆中准备发起对双城子的攻击。他想,既然敌人突围,那么留守的人都是不能随大部队行动的人,其战斗力可想而知了,要是能顺利占领双城子,对劝降海参崴和伯力的俄军非常有利。

    邵兆中少将和随他一起留守的雇佣军旅团长非常高兴,本来认为无仗可打,没想到会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他们。

    首先让守护水坝的官兵把水坝炸掉,双城子内已经没有多少敌军,而且都是老弱病残,占领双城子已经没有什么难度了,水坝的使命已经完成。

    10月3日,参加战斗的雇佣军和守备军返回双城子,而这时水位已经退去。

    3日下午,在邵兆中向马龙潭祝贺获得大胜的时候,马龙潭问:“什么时候发起总攻?”

    “明天早上6点,争取到双城子吃早饭!”

    “战争就要死人,还还会破坏城市建筑,我建议先派人去劝降,告诉他们突围的俄军已被全歼,要是他们不投降,破城之后咱们会屠城。”

    马龙潭心想,完好的占领双城子,不管对他个人,还是对第一军,都非常关键,如果劝降不成,就再想其它办法,必须完好拿下双城子。

    “军长,咱们不会真的要屠城吧?”邵兆中非常惊讶的问道。

    马龙潭生气的说道:“真是榆木脑袋,这是战术,这是对俄军的恐吓!否则他们怎么会乖乖的投降?”

    马龙潭又交代了一些细节,邵兆中听后非常高兴去安排。

    其实在双城子内俄军现在非常恐惧,他们听到南方几十里剧烈的爆炸声以及升腾起的巨大火光,连夜空都照亮了,随后与军部和其它几师已经失去联系,他们的内心已经感觉到,突围的战友们肯定是凶多吉少,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

    为了能让老军长顺利退役,也是为了他自己能获得最大的军功,邵兆中少将在仔细考虑之后,决定亲自前往敌营进行劝降。

    邵兆中只把参谋长叫来交代道:“参谋长,如果今晚我不能返回,明天早上你指挥部队进攻,必须拿下双城子,就说我在战场上牺牲了。”

    “不行,太危险了,师长,还是我去吧!第一师离不开您。”参谋长反对道。

    “你放心吧,早些年我随老军长与俄军打过几次仗,知道他们的秉性,打顺风仗他们比谁都厉害,要是战局不利,他们比谁都怂,我摸他们的脾气,我去最合适;再说了,我必须在老军长退役前为第一军再争取一个大战功,让老军长风光退役。”邵兆中师长解释道。

    参谋长见邵兆中坚持己见,不好继续劝说,同意了他的建议,不过他暗自决定,要是师长有个三长两短,一定要全城的俄国人陪葬。

    下午6点,天快黑的时候,邵兆中带领一位会俄语的参谋官,打着白旗,向俄军阵地走去。当然,整件事情还瞒着马龙潭军长。

    侦察兵喊道:“排长,有人打着白旗来了!”

    “小心,大家不要开枪,让其过来,问明情况之后再做决定!”

    再敌人第一道防线后部,小参谋说道:“我们要见城市的最高指挥官。”

    “你们是什么人?”小排长问道。

    “别管我们是什么人,在你们自己的军营还害怕吗?”小参谋质问道。

    俄军小排长从邵兆中军服上的标志就知道这是位少将,不敢过于质问,只好说道:“那我向上汇报一下,请稍等!”

    小参谋把手一挥:”随便,不过速度快点,我们的时间很宝贵。“

    ”是,是!请稍后。“

    双城子的守军最高指挥官为一副师长,听到有夏帝国一少将前来,他就猜到了对方的目的,这与他的想法并不冲突,命令士兵把邵兆中客气的请到他的指挥部。

    俄军的指挥部在一所不起眼的普通大院内,里边有3座二层楼,由于地基比较高,院子没有被水淹没。

    按照军人的礼节,相互行礼之后,邵兆中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来的目的就是给你们下最后通牒,希望你们明天早上5点之前宣布投降,否则破城之后杀无赦!“

    ”将军,我们还有两万多人,临死也会拉上垫背的。“敌人副师长接到的命令是坚守2天之后向敌人投降,他已经完成任务,不过他想争取一些好的待遇。

    ”哈哈,你的想法未免太幼稚了,消灭突围的6万多人,我们死伤都没有超过百人,就凭你们这些连腰都站不直的弱旅也能威胁到我们的安全?真是可笑!“

    敌副师长没想到敌人损失不到白人就全歼6万多人的大部队,这让他实在惊讶,脸色变的煞白,结疤的问道:“你,你们想如何?”

    “无条件向帝国投降。”邵兆中少将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们不会骗我们投降之后再屠城吧!”

    “哈哈,如果你们主动投降的话是不会屠城的,而且我会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和基本的生活保障,如果你们想负隅顽抗,那就不好说了。”必须个敌人一点希望,不能把他们逼的拼命抵抗。

    俄军副师长脑海中思索着,有这个保证就不错了,反正他已经完成了军长交代的任务,帝国不会伤害他们的家人了,于是说道:“我们可以向贵军投降,只是您如何能保证俄军官兵的生命安全和基本生活保障呢?”

    “俘虏是没有资格谈条件的,如果不相信我的保证,那就是对帝国信誉的怀疑,可杀!”

    这那是和谈,太难沟通交流了,哎,活着总比死了强,听天由命吧,俄军副师长最终决定,4日早上一定向夏帝国投降。

    邵兆中非常高兴,立即返回向老军长汇报,希望明天早上由老军长亲自接受敌人的投降。

    【蓝海博言:www.ifoodsafe.com】